军运饮食保障:从记忆中的“饿”到吃出战斗力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插件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1-08
摘要:1983年军校毕业后,汤文亮到了西宁军代处工作。第一次随部队执行运输任务时,坐了7天7夜的闷罐车每到一个军供站就餐,汤文亮都饿得前胸贴后背。开饭时,一上来

1983年军校毕业后,汤文亮到了西宁军代处工作。第一次随部队执行运输任务时,坐了7天7夜的闷罐车每到一个军供站就餐,汤文亮都饿得前胸贴后背。“开饭时,一上来就打满满一碗饭菜,狼吞虎咽吃完再想去打第二碗时,菜盆早就见了底。”汤文亮从此有了经验:运输途中吃饭,第一碗只能打一半,这样才有机会打第二碗。

“饿,是当年搞运输最深刻的记忆。由于饭菜油水少,我们虽然食量很大,却饿得快。”汤文亮记得,那时青海等地生产生活还比较落后,许多物资都得依靠内地支援。军供站大多选择白菜、萝卜、土豆等易于种植、便与运输储存的蔬菜,被官兵们戏称为“老三样”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,科技和物流水平快速提升,来自全国各地的农副业产品、瓜果水产涌上高原,青藏高原农副业产品集散中心拔地而起,各式各样的蔬菜、水果、肉类、海鲜应有尽有。

菜篮子丰富了,官兵执行任务伙食标准也高了,军供站还有地方政府的经济补助,铁路线上的饮食保障较过去有了巨大的变化。从2000年开始,汤文亮就发现军供站的伙食不仅吃得饱了,还吃得越来越好,每餐是四菜一汤,有荤有素,“饭打半碗”的经验没了用武之地。

2006年,青藏铁路全线贯通,加快了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。西部地区生产总值从1999年的1.58万亿元提升到2012年的11.39万亿元,年均增速12.4%。同期,地方财政收入从1029亿元增加到12763亿元,年均增长21.4%。主要经济指标增速自2007年起连续6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初步形成了能源资源加工利用、装备制造、旅游、农牧业等特色优势产业,自我发展能力不断增强。随着地方经济的快速增长,官兵运输途中的“吃”又发生新变化。

今年夏天,某部抵达西宁某配置地域时已临近饭点,炊事班的装备还紧固在平板上,无法第一时间展开,部队组织卸载,至少需要2个小时才能完成。一通电话打到西宁军代处,55分钟后军代表带着军供站的两辆配送车,将可口的“外卖”送上门。除了标准的四菜一汤,每人增加100克牛肉,饭后还有新鲜水果和绿豆汤。

“以前是从吃得饱到吃得好,现在是要吃出健康、吃出战斗力。”汤文亮说,近年来军代处进行了就餐由定点静态保障到区域动态保障的探索,官兵在站台,或是在一定距离之外,军供站都可以送餐上门,并且军供站会通过保障对象的实际情况和当天的气候条件等,合理调整食谱。比如,当天保障部队要执行远程投送任务,而当时平均气温较高,战士能量消耗较大,他们就特意增加了牛肉等高能量以及绿豆汤、瓜果等防中暑的食物。

前不久,汤文亮所在军代处又对运输中的“吃”做出新的尝试:对一些执行特殊任务的军列加挂餐车,配备炊事员,实现不停车就能吃上热乎饭菜,大大节省军事运输的时间。

不仅是“吃”的内容有变化,而且“吃”的环境也有了很大改变。

1984年,西宁至格尔木铁路通车。年底,汤文亮在格尔木站组织出藏老兵乘车返乡,由于还没到发车时间,大家计划在军供站用餐休整。

一进军供站,所有人都傻了眼:食堂破破烂烂,窗户玻璃大多损坏,寒风直往里钻,就餐设施极其简单,几个铁桶装菜,几张圆桌当餐桌,没有保温保暖设施,菜一装盆就凉了一半。这样的保障条件,让汤文亮感到肩上的担子无比沉重。

30多年来,他和战友们一直为过路官兵提供更好的服务保障而努力着。每年年底,军代处都会组织铁路局(公司)、军供站开碰头会,共同出谋划策搞建设,在军地双方的共同努力下,一批现代化餐厅在高原各个军供站落成。

今年,汤文亮随陆军某部还是到同一个军供站就餐。就餐环境大不一样——餐厅内明亮整洁,中间的保温餐盒装盛着可口的饭菜,两侧整齐地排放着现代化简约的桌椅。军供站内还设有临时休息用房,房间里有空调有热水器,吃完饭官兵还可以洗漱休息。

回想几十年来的变化,汤文亮感慨万千:“这得益于国家铁路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飞跃,得益于社会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,更得益于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。有国富民强这个坚强的基石,铁路军事运输建设水平必将迈上更高的台阶。”

责任编辑:采集插件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时尚 | 生活 | 图片

Copyright © 2015-2017 博彩导航_博彩游戏|博彩亚洲最全面在线注册开户娱乐代理平台网址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 

电脑版 | 移动版